哈尔滨市新增新冠肺炎病例轨迹公布含2例新增本土确诊病例和1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

Home / 哈尔滨市新增新冠肺炎病例轨迹公布含2例新增本土确诊病例和1例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

据哈尔滨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提示广大市民做好防护,按照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指挥部要求,经过流行病学调查询问,现将4月23日0时-24时我市新增本地2例确诊病例(由原无症状感染者订正为确诊病例)、1例无症状感染者活动轨迹公布如下:

一、新增本土确诊病例(2例)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谢宛霏 实习生 吴鸿瑶

刚到武汉那段时间,医废处理压力最大。他们每天7点出门,一辆车得拉5趟,常常忙到晚上12点甚至凌晨3点,但似乎怎么拉都拉不完。没有人能确切知道,武汉市每天正产出多少医疗废物。王宁记得,那时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一天要处理近1000套废弃的隔离衣和防护服,还有无数残留余液的输液管、患者用过的物品。

刘某,男,35岁,银行职员。

4月23日18时,由120急救车转运至省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4月11日,6时许陪同老乡在哈医大一院急诊挂号、办理住院手续(全程戴口罩)。7时左右在清园粥铺(东大直街236号)用餐,随后到烟仓买(东大直街232-2号)购物,8时返回病房后未外出。

二、新增本土无症状感染者(1例)

1月23日,为控制新冠肺炎疫情,武汉采取“封城”措施,医疗垃圾清运成了难题。各大医院的医疗废物包括医护人员防护服,病人的衣物、被褥、毛巾,病区的盒饭,病人的呕吐物等。根据《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医疗废物停留的时间应不超过48小时,然而在接诊忙碌的医院,医疗废物暂停间不到半天即“爆仓”。

常住址: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漠河市西林吉镇五区气象楼。

王宁告诉记者,每次搬完后还需要集体消毒,大家拿着酒精喷壶相互喷,手套、防护服、鞋底,车厢内外也都得进行一次消毒。然后再开往20多公里外的废物处置点。每个处置点都会排队,短则半小时,长则两小时,“排队等车的时候,我们经常靠着车窗就睡着了”。

4月15日,白天居家未外出。21时许,被120急救车转至市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2月26日,武汉市一家医废处理厂外,工作人员在排队等待将搬运来的医疗废物运进处理厂。中青网·中青报记者 赵迪/摄

4月8日8时35分,陪同父亲乘出租车到哈医大一院急诊科就诊,随后到呼吸一科办理住院手续,入住哈医大一院1号楼12层呼吸一科5号病房,12时到康福美食城(铁岭街94号)购买午餐后返回医院病房。

“这一个月真的还挺难的。”王宁说,刚来的时候带的物资不足,吃了好几天泡面,没想过会待这么久。武汉天气变暖后,队员们来时穿的厚羽绒服脱掉冷,可穿在防护服里又热得一遍遍湿透,后来找来些工装才解决问题。头发也没地方剪,穿防护服头发会湿透,特别难受还不安全,王宁便找来一个推子,给队里成员几乎都剃了光头。

4月5日,15时左右曾下楼与同小区王某(广电小区第4栋)、李某(广电小区第1栋)和李某(广电小区第17栋)3个孩子一起在院内玩耍,16时左右回到家中。

3月18日上午,陪同妻子段某(确诊病例)乘出租车由家前往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就诊住院。

“希望疫情快点结束,武汉早日康复!”2月28日,王宁许下了他32岁的生日愿望。

“我们这个行业其实是在非典后才发展起来的。”工作了8年的王宁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之前他干这份工作常遭遇冷眼,“许多人觉得我们就是收垃圾的,垃圾车靠近人群聚集区时,常会有人赶我们走”。

4月13日10时,与父亲搬至1号楼12层2号病房隔离医学观察至4月20日。

4月8日-10日,白天在爷爷龚某(确诊病例)、奶奶王某(确诊病例)家(与患者同一小区)上网课,晚上回到家中。

4月7日14时10分,因父亲胸痛,陪同父亲从家出发去漠河火车站,14时40分乘K7040次列车到哈尔滨(二人先后就坐于06车04号下铺和11号上铺,04车05号和07号下铺)。与父亲全程佩戴口罩。

常住地: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林街(广电小区)。

4月14日,7时左右与父母、奶奶王某(确诊病例)乘私家车去哈尔滨市第一医院进行核酸检测,10时左右回到家中。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Grounded专区

系确诊病例陈某(男,87岁)在哈医大一院呼吸一科5号病房住院期间同楼层同病区患者刘某(4月21日确诊病例)的陪护(儿子)。4月23日,诊断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

4月15日22时许,由120急救车转至市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据生态环境部通报,湖北省医疗废物处置能力较疫情发生前翻了一番,武汉市每日医疗废物处置能力已超过100吨。

晚上回到宾馆,不能直接休息,王宁还要给队员们消毒、测体温。“消毒是最关键的步骤,不能嫌麻烦。”他告诉队员,下车后从头到脚给防护服消毒后扔到医废垃圾桶内,然后对车辆消毒。进房间前,脱掉的外衣裤放到门口,再消一次毒才能洗澡、吃晚饭,“一套流程下来需要近一个小时”。

3月19日-4月11日,在哈尔滨市第二医院血液肿瘤科1705病房(3月20日转1708病房)护理妻子。

“到武汉后,我们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王宁感慨,在车队开往武汉的路上,过路司机向他们行礼致意。由于对武汉的路况不熟,队员们只能依靠手机导航找各个医院,手机很快就没电了,加油站工作人员得知后赠送他们充电宝。还有医院主动给他们送水果、牛奶,把车厢驾驶室塞得满满当当。“我们体会到了什么是职业自豪感和荣誉感,也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4月12日,15时左右与母亲到全盈生鲜(文林街5号)购买食品,未进入店内,与李某(广电小区第17栋)在全盈生鲜外玩耍到16时左右返回家中。

4月6日-7日,居家未外出。

4月12日,在哈尔滨市第二医院隔离医学观察。

2月4日,武汉火神山医院正式开始收治患者,产生的第一车医废就是由王宁带团队清运的。“火神山当时还不具备储存条件,只能当天处理,因为那里收的全是重症患者,一进去就打心底里恐惧,后背直出冷汗。”

3月30日-4月4日,白天在爷爷龚某(确诊病例)、奶奶王某(确诊病例)家(与患者同一小区)上网课,并没有其他外出史。

4月13日,居家未外出。

所有医疗废物需要先装在明黄色的医废垃圾袋内,袋子上都有二维码,可以实时追踪防止丢失,然后再由黄色的医废垃圾桶拉到医疗垃圾间。一个医废垃圾桶大约六七十斤,由于他们的运输车没有电动升降尾板,装卸这些医废垃圾桶只能两个人配合着扛。一台运输车可装18个周转箱,5趟下来就意味着他每天得用力弯90次腰,“到晚上,胳膊、腰酸得都不能动了”。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常住址:哈尔滨市道外区宏图小区。

4月10日,7时在康福美食城(铁岭街94号)购买早餐后返回病房,11时左右到李家小馆(花园街282号)购买午餐后返回病房。14时因同病区出现确诊病例陈某(男,87岁),与父亲搬至13层2号病房住院治疗。

4月11日,居家未外出。

这一天,是王宁支援武汉的第31天。作为一支医疗垃圾清运团队的领队,他像往常一样测量队员的体温、检查防护情况,然后安排每台车的运输路线,直到晚上收到妻女发来的祝福视频,他才想起吃碗面庆生。

4月16日诊断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现订正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轨迹有补充)。

4月15日诊断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现订正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轨迹有补充)。

1月27日,湖北省生态环境厅在省内征集医疗废物运输车辆。两天后,王宁带着11名司机和押运员,开着5台装满周转桶的医废运输车,带着10万个医废垃圾袋,从襄阳“逆行跨境”来到武汉。“当时武汉医疗废物骤增,医废收集转运能力严重不足,不及时清运非常容易造成二次污染。”王宁说,他所在的湖北中油优艺是一家以处置工业危废和医疗废物为主业的民营企业,大家就是专业干这个的,有责任支援一线。

4月13日,由120急救车转至集中隔离点隔离观察。

押运员彭洪波到武汉后,得知在老家的妻子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孩子也因为密切接触被隔离了,“那一刻感觉天都塌了”。彭洪波在团队的安抚下平静下来,虽然非常担心家人,但他知道即使马上回去也需要隔离14天,无法陪伴家人,而此时的武汉“更需要我”。

“刚来武汉时,工作强度大,家人也担心,每天都恨不得用酒精把身上擦个遍。”队员董清说,王宁经常叮嘱大家绝对不能用手随意触摸自己的脸,首先要脱离作业空间,把手套全部脱掉,用酒精消毒,然后用抽纸进行擦拭。“由于防护十分到位,我们没有人被感染。”

4月12日,因同病区又出现两例确诊病例张某(男,67岁)、于某(男,68岁),与父亲开始在哈医大一院1号楼13层2号病房接受隔离医学观察。

湖北中油此前拥有5000只周转箱,又陆续购入了2000只,还是满足不了暴增的运输需求。“连绿色的厨余垃圾桶都加入了战‘疫’。”王宁说,因为防护服体积大,没装多少就占满一个桶,而且装满医废的桶需要跟车一起拉走,所以必须有消毒好的空桶进行替换。

“原来每天得拉5趟,现在拉两趟就够了,各大医院已经基本实现‘日产日清’,连医废垃圾桶都不缺了。”王宁说,也许自己的生日愿望,很快就能实现了。

龚某在室外期间均佩戴口罩。

4月20日晚,转至哈医大一院1号楼12层1号病房单独隔离。

44分钟的演示展示的是单人玩法,《Grounded》其实还支持四人合作,与朋友一起游玩这种生存冒险类型游戏,相信会非常有意思。

一群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志愿者挺身而出,穿梭在各大医院之间,负责医疗废物的收集、整理、运输、清运和处置。

随着疫情发展,王宁的团队从最初的12人5辆车,分3批增加到93人35辆车,截至2月5日,累计转运医疗废物次数超过900次,转运医疗废物量超过500吨。

除了物资紧张、休息时间不够,最让队员们感到难捱的,是巨大的心理压力,“如果谁咳嗽了一声,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感染了,前期都是在这种极度不安的恐慌中过来的。”

侯某,男,55岁,职员。

4月21日16时30分,转至哈医大一院发热病房隔离治疗。

4月9日,7时左右步行到康福美食城(铁岭街94号)购买早餐,又步行到附近的优方优专业药局购药,随后返回病房。17时35分在鑫辽阳仓买(辽阳街66号)购物,随后到天赢生鲜超市(辽阳街68号)购物,18时10分返回病房。

龚某,男,13岁,学生。

About Author